訪談:陳浩雲 ╳ 設計簿
 
我想從事設計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確定自己喜不喜歡做設計?其他的都不具有決定性。當然一路上每個人仍會遇到不一樣的問題,但只要確定了自己的心意,就能不考慮回報的去做設計。
 
時間:2015年7月24日
地點:黃模春 張矩墉 陳浩雲建築師事務所
訪談&整理:李吟蕙、吳省甫
 
Q你認為什麼是建築設計?
A建築設計者的角色有時就像是解決問題的救火隊。譬如我曾經接過一個別墅群的設計案,那個案子原本已經由別的建築師設計完成並且取得執照正在施工,但業主對原設計的社區出入口主建築體一直感到並不滿意,偏偏這個部份的設計好壞對整體效果影響巨大,於是業主找我幫忙針對這部份重新設計。我從一開始重新設計立面,到設計室內大廳,最後連大廳內的吊燈也一併設計進去,最後獲得了大家都滿意的成果。我想設計者的價值就是在這裡體現,很簡單,就是做出好設計來。作為一個建築師對於所有設計相關事項必須時時做出決斷,業主、施工者等等,所有人都在瞪大眼睛盯著你。你既對設計具有決斷權,同時也對最後呈現的效果負責。這就是設計者的能力及價值所在。
 
 
Q是怎麼決定三芝淺水灣休閒住宅案這麼大量體的建築型式?
A佛朗明哥案是事務所很早期的設計,當其在設計施工時我仍在學校就讀尚未畢業,對於這個案子的內容,我便代替事務所全體來回答。這案子坐落在正面面對三芝淺水灣的山坡地上,後側與左右三面環山,在開發者在商言商一定必須將容積用完的狀況,如何降低建築物量體對環境的衝擊便是重要課題。因此平面配置上將前排與後排建築盡可能拉開間距並且互相交錯,各棟建築呼應山勢變化樓層數有高有低,高樓層建築逐層退縮露台,並在立面上做出較多進退面的效果。以上作法,達到讓建築群從外往內看呈現如同自然山勢的高低變化,從內往外看亦兼顧休閒住宅面對海景的機會。
 
Q請問以三位建築師合夥的事務所在經營上有什麼不同?
A關於合夥型態的建築師事務所,我的經驗是重點並非共同制度如何擬定的問題,而是人與人的相處問題。就像是在學校工作室裡的teamwork,如果組成人員相處融洽、互相信任,就可以發揮1+1+1>3的效果,如果不是,那麼就會1+1+1<3。而這些並非用制度可以塑造,是制度跟著人走,不是人跟著制度走。我們事務所三位建築師,年齡層正好都相距約12歲,而我的年紀最小,3個世代可以說自然會有不同,讓不同的組合發揮1+1+1>3或更多的能量,是一種樂趣。
 
Q對國內外競圖有什麼樣的看法?
A台灣的競圖大部份是公共工程的競圖,而我們事務所幾乎是不會去碰公共工程。以我個人的觀點來看,政府採購法對建築設計者來說是毫無疑問的惡法,這是我們不做公共工程的一個主要原因。而依循政府採購法衍生的國內公共工程競圖,在我看來,也不是靠設計本身的優劣在決定設計者,所以實在讓我們這種規模小的事務所沒有參與的意願。至於國外的競圖種類與型態則比較多,有些競圖題材有趣,就會吸引我去參加。譬如我前幾年就參加一個保加利亞攀岩運動中心的競圖,主辦單位邀請國際競圖,並說明在評比時不需考量具備當地執業的能力等條件,待優勝方案產生後,後續簽約前再由主辦單位協助尋找當地開業事務所一併協同處理。如此,設計者可以專注在開展各自的最佳設計表現,以爭取獲選的機會。而這正是競圖的原意,比設計,不是比其他的五四三。
 
Q對於建築實務界需求與學校教育的落差,是不是學校教育的部分有需要改善的地方?
A雖然說實務與學校教育存在落差,但是我想學校最主要的訓練還是在做設計的方法,也就是學習怎麼解決設計問題的一個過程。學校裡設計課評圖的過程,如同一個實務工作樣態的縮小版,給你一個設計問題你該怎麼去解決到最好?在學校裡老師有時候的身份就像業主,學生就是設計服務提供者,要怎麼讓老師認同你的設計,怎麼回應老師的質疑,在業界也是需要一樣的能力。我想這是學校教育裡最重要的訓練。至於其他部份的學習,比較是附屬在這個主脈絡下的分支,只要按部就班耐心學習,自然就能學會。
 
Q對學建築的學生有什麼建議?
A我想從事設計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確定自己喜不喜歡做設計?其他的都不具有決定性。當然一路上每個人仍會遇到不一樣的問題,但只要確定了自己的心意,就能不考慮回報的去做設計。當你遇到各式各樣的問題,它們都像是一道牆,然而在確定了自己的心意後你自然會去突破這些困難。最怕的就是遇到問題而當作沒看到,那這條路就很難走的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