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走私 Public Smuggled 
成功大學 建築系 五年級
黃韋智 Chad Huang
https://chad-huang-57og.squarespace.com/
 
真正令人惋惜難過的並不是實物無法留下,而是我們對於自身的過去早已漠不在乎。
真正的遺忘不是再也見不到它,而是當它在你面前,你卻不曉得它有多少故事。

現代主義為世界的所有城市帶來一致的秩序,卻也使得原本生活形式的特殊性被抹去,城市頓時與過去的記憶經驗斷裂,不連續的曖昧因而存在現代城市,現代性本身的強烈秩序感使城市產生新的曖昧多義,其中又以都市中的陌生漫遊者最具代表性
 
現代與記憶如何被一個城市所乘載,
 
基隆市,一座可以稱之為時間暫停的城市,他被大多數的外地人們遺忘,過去的繁華落盡,卻留下了時代的樣態,濕度與光線長時間洗滌了現代性的都市樣態,城市存在著因著秩序不斷改變的外立面,以及長久存在充滿生活曖昧多義的內部樣態,他們在厚厚的灰塵與光輝中再次融為一體,我想從我家庭的故事開始,藉著漫遊者都市經驗與公共性的討論,
 

"戰後,由於出國管制加上進口物品的限制,舶來品極為罕見,也就造就了基隆當時走私的盛況,那時候的港口城市熱鬧的可以,酒吧街、鐵路街滿足了美國大兵的需求,遠東戲院也是當時非常大的娛樂中心,那個時候岸邊有管制,那是遊走在法律邊緣的半地下經濟,招待海關人員喝酒成了潛文化,後來阿公在基隆西六碼頭的山上跟朋友借了房子充作倉庫,每每船班半夜來到基隆港,阿嬤和阿公便騎著機車接應,船員將「貨物」穿在身上,下船迅速地脫下丟到麻布袋裡,然後阿公便騎著機車到附近山上的朋友家借放貨物,以躲避員警的追查,白天在偷偷的載回我們位在忠三路的家裡藏在二樓三樓的床底下,當時一樓是租給賣制服的朋友。

當時日本軍人的高級毛呢外套、日本製的金屬打火機、雷朋墨鏡、高級緞綢、各類藥品、洋酒、蘋果甚至是鸚鵡,準備批發給附近還有台北的委託行,走私品阿嬤總是詳實的紀載在記帳本裡,才能算清獲利,一上架就會立刻被北部的旅客買走,然而有時候,警察的侵入也是造成了不少危機,他們總是祥熟的從二樓往後山逃逸,貨品自然被警方沒收,更嚴重的一次阿公的媽媽便被抓走了半年多,這些起起伏伏都是來自那個年代最鮮明的記憶。"

走私,是一個隱沒的系統,存在城市的背面,貫穿城市內外,也支撐著這個城市,
在這裡我做了一次的影像實驗,我在基隆手持著走過我常走過的路徑以及過去走私路徑的影像,編輯,試著在這之間找到關聯,我發現到,走私的空間路徑穿過了城市,這與在地人通勤的經驗似乎有著一致的空間邏輯。
在夜晚,走私者從邊境很快地鑽入了地道,外面雨聲稀哩,穿過了幾個窄道,走私或藏到了一旁普通的民宅內,白天,走私者若無其事地把貨物搬到商店交易售出。

試著分析其都市經驗系統關係大致可以把走私的行徑做一定的對應。
在這樣的邏輯關係之下我試著把走私者的空間經驗邏輯和我的都市經驗劇本做了結合。
我將走私視為基隆這個都市的空間行為邏輯,接著我將整個基隆公共空間都視為走私路徑。
外地人來到基隆看到的外表與在地人穿過城市看到的全貌有著根本上的差異,而這樣的曖昧似乎也是這個城市一直以來的狀態,我這次的設計便是想藉著以上的邏輯以及再現狀態的方式重新讓現代的都市更新與城市記憶重新的連結。

我以「公寓」這類都市常民的類型作為載體,用以敘述基隆市走私狀態的隱沒形式,然後在地下層至二三層的都市公共部分作為我描述的場域,我置入一座觀光水產中心,也在其背後置入了當地人生活的program 以做為討論城市內外狀態的論述載體。

基地是一條在60年代被蓋住的河道,ㄧ旁的東岸高架橋也要拆除,從河道延伸到海口,這樣貫穿並且垂直於日常動線的基地,我想創造一套系統介入基隆日常都市經驗系統,我先將基地切成了五段,也將觀光水產中心以及社區空間分成了五個部分,社區空間與周邊的基地相應,作為城市的背面與水產中心做對比,並且利用基隆市的空間經驗劇本做為發想,置入了五種不同的狀態,他們的空間樣態其實暗示了基隆不同的經驗狀態跟海、河、雨以及時代感,從剖面可以更清楚的看到是什麼分隔外地與當地,又是什麼在他們之間模糊的存在。

在五個狀態成立之後,我在分別將整個公寓的內外分別的畫開,重新的討論五個社區空間之間的連續性以及五個水產中心之間的連結,在內外個別系統的交界曖昧處,也選擇了較為中性的都市空間作為交會的平台,通常是廣場或著廁所、充電站、ATM,屬於城市裡的空間與周邊的在地景觀彼此串連,屬於城市外的則嘗試著不斷創造與城市內部交換的關係,一些的開口使外地人得以窺見卻步一定的靠近,試著讓外地人與在地人若即若離,
基隆市作為水氣與灰塵的記憶載體,保存了人類原始生活模式與現代都市共存的狀態,整個案子其實是希望能藉由對走私以及外地人當地人的研究,創造一個介於現代城市以及過去城市記憶生活之間的模糊狀態,他不但與過去的記憶有了連結,更希望能從這樣的案子中找到現代都市對於未來的方向,除了名產、博物館,什麼是「在地」。

 
what is truly regretful and melancholy isn't the fact that materials will fade away, it's that we have turn our head away from our past. modernism have brought consistency and harmony to towns over the world, but also wipe out the uniqueness that existed in every form of living. Cities cut off from our past memories, unsequential doubtfullness therefore crowded our daily world. homogenization, is it the inevitable edge point of capitalism and modernism that it should bring to our present-day city? generation must progress. i question the modernism which go against the core value of city, trying to reconstruct the scope of the city with grandma's tales, to retreive the essence and furthur more discuss the possibility of connecting contemporary cities to the land
--------
My name is Chad Huang .
I come from Taiwan and major in Architecture in NCKU..
And I 'll start my diploma project right now for 1 year.
In the process , I want to use this website to clear my thought.
My project is all about my hometown Keelung.....